摇篮石日记 当前位置> 首页 > 北地印象

“我做过一场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我初见天日,经历颠簸,又被人雕琢……再醒来的时候就成了今天的样子:面前是十字形的柏油路口,胸前也不知何时多了两个大字:摇篮。我现在守着的院子里住着很多年轻人,从他们的口中我知道了这院子的姓名: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就这样过了很多年,我看着马路旁的树木一年比一年粗壮,可路过的人们却一直年轻。”

2020.01.01
庚子岁首,我听到许多角落传来的庆祝声。有狂欢中的朋友,有拥抱着的恋人,有聊着课题的师兄弟,也有灯火下的一家人。“20后出生了”“全面小康”……我从断断续续飘进耳朵的新闻里揣摩着这个新年的意味。

2020.01.15
旅行箱的轱辘声又越来越密集了。孩子们满面欢喜脚步匆匆,像是赶着去见谁一样。我渐渐明白了其中的规律,便也不急不缓地等待着几十天后他们踏着轱辘声热热闹闹地再出现。我看见女孩蹲在路边小心喂着那只眼熟的白猫,也听到她拍拍书包跟身旁人解释着这唯一一件行李:“准备早点回来写论文了,东西不想拿太多。”

2020.01.23
下午和白猫聊起最近人们纷纷带上口罩的事,他说,听综合办公楼下交谈的人们说,昨天学校成立了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疫情防控”“新型冠状病毒”“在校师生排查”“‘零报告’制度”......很多不常见的名词一个接一个的出现。“武汉”作为地名被频频提起让人挂心,发酵的疫情也成了人群中的热议。我没吱声,却从来往行人的严肃神情中,隐隐觉察到了这个春节的不一样。

2020.01.26
校门、楼门、宿舍门前开始有专人值守;教学区、家属区所有出入人员也要核验身份、进行体温检测;全校实验室、教学楼、科研室都封闭了;办公室、实验室、研究生工作室等空间区域在做彻底清查和消杀......这几天,时间好像一下放慢了,集中隔离区严阵以待,散步的人流也几乎不再有。但依旧有很多人慢不下来。他们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步履匆匆地经过我的身边,嘴里念叨着什么管理体系要快速构建,师生信息要全面统计,各项防疫措施要监督落实......我认得,他们是这所学校的党员干部和教职工。

这一天,《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关于春季学期延期开学的通知》发布。冬天,似乎变得漫长起来。

2020.02.17
今天是校历上开学的日子,女孩没有回来。不过我不再担心了,老师们准备网络教学的声音已经开始了很久。虽然疫情阻隔了校园里的相见,但阻挡不了教学科研等工作的稳步开展,疫情之下特殊形式的重逢也同样没有成为“攀登者”们懈怠的理由。

2020.02.21
来来往往的人群比去年这个时候少了很多,听说是因为各单位、各部门正在采取轮班、错时上班、网上办公的形式灵活安排工作。身边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我知道,这方校园被这群可爱又暖心的人们保护得很好。

2020.03.04
喜欢投喂的孩子们依旧没有回来,白猫却没有一点饿肚子的迹象。原来为了保障留校师生和社区居民生活,便民菜店已经坚持营业了一个多月。听他说,后勤集团也进一步规范了食堂操作流程;校医院落实了预检分诊,就诊区域规划得很科学;宿舍楼宇在逐间查房,同时配备了充足的消毒防疫物资......他还说,那天听留校的小同学聊起,学校还为有困难的学生发放了专项补助,让他们的线上学习没有了后顾之忧。种种贴心的服务保障工作好像一张细密的网,从方方面面关心着身处校内外的每一位学生。

2020.03.20
春分了,不知道今年线下春招的全面取消急坏了多少面临毕业的人。白猫却不着急,胸有成竹地拿着从办公楼底下听到的一手消息和我分享:“摸底调研、联系校友企业、指导线上云就业......都已经在做啦。石头知道的,学校自然会想得更多。”

2020.04.16
“截至今天,学校未发现疑似或确诊病例。”听完,我想到好多人:投身一线志愿的师生、参与捐款捐物的党员、防控工作中的职工、心系国内外疫情的每一个人......也想到数月以来我听到见到的每一段让人动容的故事。看到疫情逐渐向好,对于未来,我也有了更多更强烈的期待……

2020.04.27
高考在即,千万学子即将面对他们人生最重要的选择之一。我知道以往的每一年,招生老师会分队从北京出发,去往全国各地为或懵懂或渴求的孩子们答疑解惑。你好奇的专业能为社会做什么?你憧憬的大学生活会以何种方式展开?远方的校园里有什么风景在等着你?而成为一名光荣的“cugber”又是什么感受……

疫情改变了这一切。高考延期举行,各地志愿填报咨询会也被迫取消。面对新形势,我听到负责本科招生的老师们已经筹备好了线上招生咨询以及宣讲活动,依托多个网络平台展开宣传,以便考生和家长能及时获取招生政策和信息。我放下心来,也希望秋天的时候,能如愿见到他们。

2020.05.04
我常以为,园子里的年轻人们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被保护的孩子。女孩们常在下课时挽着手去挑选零食,一支甜筒就能快乐很久。男孩们在树荫下你追我赶,偶尔回头,大声地呼唤着同伴的名字。他们阳光真诚,相信世界。他们爱笑爱闹,看上去稚气未脱。

但疫情中的他们却和成千上万的同龄人一道,学着前辈的样子义无反顾地奔赴了没有硝烟的战场。青年党员、青年志愿者、还有年轻的军人和医生。他们在不同的岗位上守护着世界,用或许还不够宽厚的肩膀,结结实实地扛起了国家的现在和未来。

青年节,我看到了青年的力量,也为他们骄傲。

2020.05.19
今天,研究生复试工作在线上圆满完成了,毕业答辩也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中。我突然想到这可能是我经历过的最安静的一个毕业季,没有人来人往的合照,没有热热闹闹的送别,没有聚餐归来的带着醉意的好友,也没有挥着手流着泪的毕业晚会。

但他们还是会记住这个夏天,我无比相信。剥除了仪式感之后最纯粹的珍惜和不舍,喧吵的旁人缺席后对学生时代更静默的缅怀,校园里静候着的每一寸风景……他们都一定会记得。

2020.06.28
“仰望星空攀高峰,脚踏实地闯未来”,这是在北京疫情反复之后的毕业典礼。音响的声音很大,列席的人却很少。4132名毕业生中的大部分人在线上参加了这场特殊的告别仪式。遗憾虽有,但远没有成长的振奋来得强烈。此刻,经历了重重考验的他们无疑是更勇敢的,他们怀着对祖国和人民的深沉感情,做好了准备去踏入社会建设的浪潮中,去成为美好未来的铸造者和守护者。

绿树浓荫,先贤为证。校长孙友宏代表学校与线上毕业生郑重约定:“欢迎你们日后回校参加任何一年的毕业典礼,我愿亲自为你们拨穗正冠……”

山川河海,地大为家。在今天告别了校园的孩子,我想你也一定不会忘记我,正像此刻想念着你们的我一样。

2020.08.23
“咔嚓——”被快门声吵醒时,我竟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结伴的人群。原来,参与地质实习的学生们今天开始返校了,其他各个年级各个批次的同学也得到通知陆续开始了返校申报。终于,终于要见面了。我们用特殊的方式从冬天等到了初秋。考验太多,泪水太多,难忘的太多。我们在煎熬和感动中见证了历史,漫长的等待过后,才终于能盼望重逢。

在学校的周密部署之下,我们终于要结束这两百多天的离别迎来开学季。秋风还热着,而你们和热闹一起来临。

归来时,若你听得到石头在说话,这一次,就请陪我久一点吧。

“我也不会忘记的。”听完日记,白猫留下这样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就追着飞舞的花叶跑走了,而我在黄昏的风里又做了一场梦。梦里是那些熟悉的声音:球场上的跑跳声呐喊声,同伴间的交流声笑闹声,花园里的诵读声耳语声,还有一次又一次行李箱辗过柏油马路的轱辘声——时而欢喜时而留恋。那女孩带着通知书来找我合影,日子又变得像过去的每一年一样.....